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动辄二三十万甚至上百万元!有的地方彩礼为啥这么高?

2023-3-3 22:05| 发布者: 天开律师网| 查看: 1694| 评论: 0

摘要: 作者:{天开律师网 整理}动辄二三十万甚至上百万元,先提彩礼再谈感情——部分农村地区高价彩礼现象调查江西某地不含车房彩礼超过38万元;河南某地全款买车买房之后还要二三十万元彩礼;福建某地彩礼最多甚至高达20 ...
作者:{admin 整理}

动辄二三十万甚至上百万元,先提彩礼再谈感情——部分农村地区高价彩礼现象调查

江西某地不含车房彩礼超过38万元;河南某地全款买车买房之后还要二三十万元彩礼;福建某地彩礼最多甚至高达200万元……伴随着春节的结婚高峰,高价彩礼再次成为热点话题。

彩礼本是一种传统婚俗,寄托着父母对新人的美好祝福。然而,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调查发现,近年来,一些农村地区的彩礼居高不下甚至一路看涨,并出现农村比城里高、家庭越困难越高等怪现象。

动辄二三十万甚至上百万元!有的地方彩礼为啥这么高? 动辄二三十万甚至上百万元!有的地方彩礼为啥这么高?-1.jpg

1

难以承受彩礼之重

这个春节,从江西农村到省城打工的夏军(化名)又在为找对象发愁,30岁的他在村里人眼中已属大龄青年,常常被家里催婚。

“现在结个婚太不容易!”夏军说,在当地,找对象一般要男方在县城有房、有车,还要出笔彩礼,一般是28.8万元。他算了笔账:县城买房首付约20万元,装修约15万元,轿车10多万元,加上28.8万元彩礼,仅这些就需70多万元。

“我打工每月挣6000元,一年能存三四万元,结婚光靠自己的积蓄很难承受。家里想先凑钱把房买了,彩礼钱只能向亲朋好友借,婚后慢慢还。”夏军说。

记者调查发现,近年来,通过持续深入开展移风易俗,一些地方彩礼有所下降,甚至出现“零彩礼”,但也有不少地方彩礼依然居高不下。多名受访群众表示,当地上百万元的“天价彩礼”并不多见,但二三十万元的彩礼确实较为常见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一些地方的彩礼还越来越高。“两三年前我们这边彩礼一般是10多万元,如今不少都是20万元起步。”中部某县一名村民说,今年春节,同村一户人家娶媳妇,不算置办婚宴酒席、购买金银饰品等,仅彩礼就22.8万元。

“这些年我们这儿彩礼一路上涨,从十多年前的8.8万元涨到18.8万元,再到28.8万元,如今一般都是38.8万元。”赣北地区一村民告诉记者。

高价彩礼衍生出一系列社会问题。一些受访村干部、村民说,当地有的人家相亲时先要谈好彩礼,给了彩礼再开始交往,双方后来没走到一起因退还彩礼引发的纠纷时有发生。

2

高价彩礼背后的深层原因

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地方高价彩礼难根治,背后有深层次的文化、经济等原因。

“在传统观念里,彩礼高代表嫁得好。谁的彩礼高,谁就嫁得好。”一些受访群众表示,女方要彩礼,不是要多少钱而是要面子。如果谁家没收彩礼,往往被认为男方家庭困难或自家姑娘有缺陷。

在长期的收送彩礼中,一些地方形成明码标价的地域“行情”。

“我们这儿彩礼18.8万元左右”“我们这儿一般是二三十万元”……记者调查发现,各地彩礼往往都有地域“行情”,谈彩礼时一般不会明显偏离“行情”。

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汪二镇徐家村村民赖毛仔说,人们在谈彩礼时一般会参照当地“行情”,同时也会相互攀比。彩礼高的有面子,明显低于“行情”的就感到难以接受,“这也是彩礼很难降下来的原因之一”。

除普遍的地域“行情”外,一些地方往往还存在“条件越差彩礼越高、家庭越困难彩礼越高”现象。中部地区一名村支书说,他们村邻近县城比较富裕,彩礼一般是18.8万元,但当地一些偏远村庄却高达28.8万元甚至38.8万元。

江西省鹰潭市贵溪市泗沥镇王湾村村支书郑兵和说,家庭条件困难的,往往要出更高彩礼才能娶到媳妇,“家庭条件好的,很多人争着把女儿嫁过去,反而可能不高”。

农村适婚青年“男多女少”也进一步抬高了彩礼。“村里姑娘嫁到城里多,城里姑娘嫁到村里的寥寥无几。”江西省宜春市高安市蓝坊镇魏家村村支书魏三忠说,村里适婚青年中男青年约占七成,娶媳妇难问题突出。

3

加快乡村振兴改变婚姻观念是根本

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,推动各地因地制宜制定移风易俗规范,强化村规民约约束作用,党员、干部带头示范,扎实开展高价彩礼、大操大办等重点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。受访干部群众和专家建议,尽快采取标本兼治的有力举措,推动农村彩礼“降温”。

甘肃定西市明确婚嫁礼金不超过5万元,江西贵溪市发挥红白理事会作用抵制高价彩礼,湖南江永县培训农村妇女干部等当“新媒婆”弘扬婚俗新风……近年来,一些地方探索了一系列抵制高价彩礼、推进移风易俗的举措,取得一定成效。

郑兵和说:“我们这里是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,村里成立红白理事会,谁家要结婚、彩礼多少等,都能及时掌握,并主动介入抵制高价彩礼。比如,今年春节村里一户村民家里办婚事,刚开始对方要彩礼28.8万元,通过我们多次上门做工作,最终降到8.8万元。”

一些地方还通过举办集体婚礼等形式,引导群众转变婚俗观念,在全社会营造文明健康的婚礼新风尚。彩车巡游、新婿登场、跨马鞍、执手之礼……去年12月,一场传统中式集体婚礼在江西省武宁县举办,参与的16对新人都是“零彩礼”。其中一位新娘付婷说:“彩礼不是婚姻幸福的筹码,这种集体婚礼简单而又充满仪式感,身边很多人说我的婚礼办得好。”

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等人建议,结合移风易俗和生育政策优化调整,进一步引导群众破除旧观念,树立“彩礼高换不来家庭幸福”“感情才是美满婚姻基础”等理念,摒弃高价彩礼的婚嫁陋习。

“高价彩礼问题在欠发达乡村更突出。”南昌大学中国乡村振兴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建生认为,从根本上破解高价彩礼难题,必须加快推动乡村振兴,不断缩小城乡差距,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,“让年轻人愿意留在乡村发展,让更多男女青年愿意在乡村安家落户”。

转自:新华视点

记者:郭强、范帆、姚子云

来源: 新华网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